• 官方微信
  • 手機版
搜索

2020,中國云市場之變

黑龍江之窗  |  2020年04月16日
來自用戶市場的訴求不一定能夠指引產業未來的發展,尤其是在技術與商業結合的這條路上,企業還需要領先市場半步。

  來自用戶市場的訴求不一定能夠指引產業未來的發展,尤其是在技術與商業結合的這條路上,企業還需要領先市場半步。

  企業上云需要領路人

  雖然公有云是大勢所趨,但最近幾年,混合云顯然是絕大多數政企用戶所更容易接受的,用戶的需求驅動產業有了新的演進和更替。

  為什么這么講?這要從2012年混合云一詞開始流行起來說起。當時,大家有一個模糊的訴求是,既能保障私有云的安全、可靠和高性能,也可實現公有云的敏捷、彈性和低成本。

  但這一訴求可并未贏得多少廠商的“關注”,畢竟大家仍處于快速跑馬圈地的階段,沒人來得及關注這局部市場的訴求。

  然而時局到了2018、19年左右,中國云市場的巨頭格局效應卻已經十分明顯。除了阿里、騰訊、華為三家外,others陣營里的金山、百度、京東等弟兄們正廝殺得你死我活。

  一時間,原先不被看好的私有云市場再度被巨頭們盯上,目標群體也圈定在了政府、金融銀行等需求正旺且多金的大客戶身上。

  尷尬的是,此前諸多廠商走的是公有云路線,也就是打破原有數據中心的架構,想要做成私有云和混合云的買賣,可并不是簡單的賣資源賣服務就行了。能做好嗎?

  答案自然是肯定的。來自2019年RightScale的一份全球云市場調研數據,鮮明地指出,58%接受調查的企業采用了混合云。對于廠商而言,就沒有服務不好的客戶!顯然,經過多年的技術積淀和用戶培育,混合云已經成為企業IT部署的新常態。

  為此,從中國云廠商推出的混合云架構產品來看,可根據各自業務不同而形成的不同的技術路線進行劃分:

  一是由公有云向混合云拓展的服務商,包括阿里的Apsara Stack,騰訊的TStack等,它們希望將公有云技術架構延展到私有云中,致力于在用戶的數據中心部署一套與公有云同樣架構的云;

  二是諸如Ucloud、青云這樣的創新廠商,它們或將私有云架構直接部署到公有云中,或通過云管平臺,統一管理各個異構云環境;

  三是本身具備ICT基礎設施能力的服務商,如華為云,并非為了云而做云,而是將混合云、公有云作為整個企業戰略中的一個閉環。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國人壽在使用華為云混合云解決方案后,有效整合了自研私有云、華為私有云、公有云、第三方虛擬化、PaaS平臺,實現多云資源統一精細化管理。通過混合云分層部署,有效降低互聯網訪問帶寬和CDN支出30%以上。

  該解決方案的不同之處在于,被視為“真正”混合云方案——公有云架構,私有云部署,建立在華為全棧能力之上。據觀察,除了華為云Stack 8.0(HCS)以外,目前業界不少廠商都尚未具備統一架構的能力,新服務同步仍需要以組合方式來交付。而早在2016年HCS就已經開始在華為內部立項。

  當然,尤其是對于巨頭來講,發布混合云解決方案僅是它們公有云戰略中的其中一環。

  云戰略背后的努力

其實,無論華為還是阿里、騰訊,它們在混合云市場布局的原因很簡單。從當下中國云計算市場格局也能看出,巨頭提供混合云解決方案,背后仍是對公有云市場的長期看好,只是階段性打法不同。

以阿里云為例,從2008年起開始部署公有云,起初是為了內部電商、金融等業務服務,到了2015年前后,先發優勢明顯的阿里云已經占據了中國公有云市場的主要版圖;新瓶裝舊酒之后,騰訊也于2010年進入云市場,首先吸引到了騰訊平臺上的游戲開發商為之提供服務;反觀華為云,早在2010年就提出了云計算戰略,曾在私有云市場可謂是大殺四方,2015年正式開啟公有云市場的布局。

在Frost & Sullivan發布的2019 Q4全球云基礎設施市場報告中,IaaS市場中,阿里云、騰訊云、華為云等top5廠商份額高度集中,占據了總體73.8%的市場份額。值得一提的是,華為云2019Q4在保持行業第三的基礎上進一步縮小了與前兩名的差距。

來源:Frost & Sullivan

  以今日之視野,盡管沒有任何證據能表明先入局者一定能成功,但先入局者仍占據著有利地位。這組數字恰恰也反映出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中美貿易摩擦以及經濟環境處于下行時,頭部廠商依然能夠保持穩健的增長態勢。

  首先,順勢而為很重要。例如早年的盛大云,剛剛落幕的美團云、蘇寧云,以及近來相繼更名的百度智能云、京東智聯云,在2016年起就已經有略微明顯的掉隊跡象。淡化公有云,將云服務轉型用于支撐企業內部IT需求實屬無奈之舉。

  反觀華為云,自2017年全面發力公有云以來,就直接駛入了快車道。據2019年6月公布的數字,華為云業務單月收入同比上一年同期增長5.5倍,華為云規模客戶增長了33倍,一躍成為與阿里騰訊齊頭并進的頭部云廠商。

  這其實離不開華為云本身積累的大量政企客戶正積極參與數字化轉型中,他們對安全可控的混合云訴求正日益明顯。例如,2019年華為云以2.4億元拿下的廠商政務云大單引發業內的關注。借助華為自身在國內政企市場的強大影響力,無疑為華為云奠定了后來居上的基礎。

  其次,資金的支持。云計算是個重資產行業,需要做好長期大量投入,短期無盈利的準備。

  而今,云本身也在迅速進化,云服務所能提供的不再只是計算、存儲、網絡等基礎設施,更是將能力延伸到企業業務,能夠解決業務場景需求的云計算、AI、協同辦公等能力。

  像華為每年會拿出超過10%的銷售收入投入研發。不久前,任正非在接受采訪時還透露,計劃再增加58億美元的研發預算,整個預計在2020年研發費用會超過200億美元。

  雖然具體在云研發投入上數字我們不得而知,但從整個云計算行業的發展周期來看,從建機房建數據中心、擴充人員的前期大量投入,再到如今儲備芯片、物理基礎設施、操作系統、云平臺、數據庫、大數據、云管理等全棧云服務能力,有能力燒錢又懂得如何燒錢是必不可少的。

  然后是對生態圈的重視和運營。近年來不少云計算廠商紛紛通過資金扶持、戰略合作等手段構建自己的產業體系或生態圈,目的也是為了應對更加激烈的市場競爭。

  如阿里云的“被集成”,騰訊云的“連接器”,其實是當下做的比較完善的幾大生態體系。

  最后是戰略地位。其實,阿里云近年來在組織架構上的升級較為頻繁,2018年將阿里云事業群升級為阿里云智能事業群,2019年并入阿里釘釘,并發布十年戰略“四級火箭”。而騰訊在930組織架構調整之后,通過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面向產業互聯網布局。

  相比之下,自2019年開始,IoT、視頻、WeLink、私有云等業務和團隊相繼被劃入華為云BU,年底成立云與計算BG,將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數據、計算、存儲、IoT 等業務進行重組,Cloud BU劃歸其中。從一次次戰略推進來看,華為云的品牌、產品、生態正在逐漸聚攏、成熟。

  不難發現,上述這些云廠商可能在云計算的發展歷程上略有不同,但相同的是,云計算于企業而言,屬于戰略層面。

  重估云上“危與機”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響,多數企業復工復產采用了線上辦公、視頻會議的解決方案,如阿里釘釘、企業微信、WeLink等,短期內導致了企業對云服務的需求量猛增。

  但長期來看,這將進一步刺激著企業用戶對數字化作業的決心,云作為底層資源的重要性更加被凸顯出來。不久前,國家對新基建的強調,能夠看到包括云計算、AI、5G在內已經成為推動數字經濟的增長引擎。此時,云服務商還需要持續延伸能力,最終為企業客戶提供數字化轉型的能力,提高核心競爭力,并實現業務的可持續增長。

  對于云服務商而言,這既是機遇也是挑戰。

  機遇在于,面對當下企業客戶訴求的不斷變化,無論是品牌、客戶實踐還是產品完整度上,頭部的云服務商們已經具備較為穩健與快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危機則是,正如文章開頭所述,來自用戶市場的訴求不一定能夠指引產業未來的發展,盡管混合云訴求的到來讓有的廠商打了個漂亮翻身仗,但也時需警惕,云計算行業有個逃不開的馬太效應,強者恒強,弱者將加速淘汰。種種現象預示著,2020年云計算市場的洗牌已經提前到來。

當用戶規模足夠大,邊際成本足夠低,也是云服務能夠發揮效益的時候,到底因為云計算是2B的,不會像2C市場贏者通吃,但資源卻一定會向贏者傾斜。

  隨時了解中國服務貿易(外包)行業最新動態,請掃描二維碼或搜索"鼎韜洞察",關注我們!

標簽:
分享到:
更多
相關閱讀
已有0條微評
還可以輸入 140 個字
新浪微博評論
電話:+86-22-66211566
傳真:+86-22-66211568
郵箱:info@devott.com
Copyright ? 2007 - 2018 Chnsourc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運營支持: 天津鼎韜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津B2-20080229
广西快3怎么买才能赢钱 河南麻将批发市场 河内5分彩平台下载 七星彩今晚预测 SKY彩票官方网站-点击登陆 澳洲幸运10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新疆11选5助手 smi理财官方网站 海南麻将在线 天津时时彩直播一首页 ds视讯23 安卓手机玩mg游戏平台 pc蛋蛋豆豆网 秒速赛车玩法技巧攻略 游戏虚拟货币交易流程客服工作 吉祥游戏长春麻将 双色球开奖走势图